黄蓉小说

黄蓉短篇集 04、拖雷姦黄蓉

网络2018-12-05 17:11:33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大侠郭靖与中原第一美人丐幇幇主黄蓉两人为了要劝服拖雷从襄阳退兵,于是二人隻身夜探蒙古大营,却不知正步入一个精心设计的卑鄙陷阱。拖雷是铁木真最忠爱的幼子,又是蒙古主将,岂是泛泛之辈,他的军营戒备森严,何况南朝每多汉奸贪官,郭黄二人的行踪早就被拖雷知悉,他佈下天罗地网,更安排了西域第一奇药“十香软筋散”,準备等二人自投罗网。

当晚郭、黄二人在蒙古大营中不慎中了十香软筋散,再经过连场大战,体力不支和寡不敌众下,最终被蒙古兵所擒。蒙古大帐中响起了拖雷得意洋洋的声音:“郭靖,你不顾安答之情,狠心来刺杀我,现在被我用十香软筋散所擒,尚有何话说?”。郭黄二人中了十香软筋散,全身无力,郭靖只得沈默不语。拖雷又说道:“郭靖,我念你当年救过我父王的命,今日不令你受绑缚之苦,押下去”

大帐中现在只剩下拖雷和黄蓉两人,黄蓉不禁一阵紧张。却听拖雷微笑伶伶的道:“黄幇主,你号称武林第一美女,这容貌武功\倒是相配,只是这胆识却是差点了”。说着一手已经圈住黄蓉的香肩,黄蓉怒目相向:“番邦狗贼,你休要碰我”,拖雷挨駡,却不生气。顺势将黄蓉搂在怀裏,一手已在她的胸前揉撮。

口中兀自笑道:“你骂我番邦狗贼,你们南朝又有什麽好的?今日黄幇主自己不也正是被汉奸出卖遭擒的吗?哈哈……”。

拖雷天纵聪明,更兼深通汉学,其子忽必烈后来更是征服四方,威震天下,实是蒙古族中罕见的杰出人物。这时见黄蓉小看了他,便存心一展才略,压压这个武林第一美人的傲气。拖雷一边隔衣揉弄着黄蓉的乳房,一边说道:“黄幇主瞧不起我们番邦,却不知我们番邦之中也历历有人。就说大宋吧,你只知道当年的杨令公英勇无敌,你可知道杨令公是败在大辽名将耶律休哥手下的吗?当年在中原叱吒\风云的英雄人物如刘渊、拓跋跬、符坚等,哪个不是番邦人士?就连你们的人君偶像李世民,也是……羌人血统”。

拖雷用流利的汉语得意的说着话,手上却不閑着,几下就把黄蓉上身的衣物剥个精光,只见黄蓉乌头黑发披肩,白中透红的娇容,鼻隆小巧的嘴,紧闭大眼带有怨恨之色,全身肌肉白洁光亮,透出阵阵幽香,玉体娇媚软若无骨,丰满结实,玉乳高挺,腰细腹隆,骨肉均称,无处不美,见之消魂,抚之柔软,滑溜非常,爱不忍释,饱满诱人的乳房高挺着,顶着一粒樱桃熟透般的乳头,真是人间的尤物。拖雷一手仍是搂着黄蓉,另一手已握住她娇嫩的乳房,得意的撮揉。黄蓉又羞又气,俏脸涨得通红,拼命要挣脱他的魔掌。

拖雷见她挣扎,知道刚才的言语还不足以说动她,便继续高谈阔论:“你们瞧不起我们番邦,其实你们南朝也很让我们瞧不起。汉人本来人多势衆,自汉唐以来号称天朝大国,如今却已是朽木不可雕了。大宋开国以来,当朝者都是昏君劣吏,如钦宗徽宗,童贯、高俅、蔡京、贾似道、秦檜等等,国家被这些人把持,你们还有什麽资格称正统?”说着拖雷在黄蓉坚挺的乳房上重重捏了一把。

“你们的岳武穆倒是一个将才,只可惜犯了昏君的忌讳,被杀身亡。大宋以军人兵变得国,此后对武将多加限制,致使宋军多年积弱,这大宋的气运,也快完了,哈哈,哈哈”。

拖雷说得得意忘形,手上已把黄蓉下身的衣物剥个干净,只见玉腿修长,稀黑的阴毛,盖着迷人的洞,露出阴唇,红黑白相互交辉,黄蓉的肉体就像雕像般的匀称,一点暇疵也没有。他把黄蓉推得背对自己,分开她的双腿,手掌在她的阴户上摩弄。黄蓉阴户上稀疏的阴毛刺激着他的手掌,使他感受到从未经受过的强烈刺激。拖雷平时见到的都是马上马下的草原佳丽,几时见过这样天生丽质的南朝美女,情不自禁的头一低,便往樱唇印上去了,黄蓉的嘴唇感到一阵轻压,又彷佛有一条湿软灵活的东西在挑着牙门,还有拖雷刺刺的胡渣刷拂自已嫩嫩的脸颊,一种搔痒酥软的感觉秕恿上心头。拖雷火热的大手继续爱抚黄蓉全身,这感觉从黄蓉的乳房慢慢的向全身扩散开来,让黄蓉的全身都产生淡淡的甜美感。

拖雷另一边则用手指夹住黄蓉因刺激而突出的乳头,整个手掌压在半球型丰满的乳房上旋转抚摸着。受到这种刺激,黄蓉觉得大脑麻痹,不禁开始呻吟起来。拖雷热烈的抚摸,使得黄蓉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扭动起来,阴道里的嫩肉和子宫也开始流出湿润的淫水来。

说时迟那时快,拖雷的手指已伸进黄蓉那两片肥饱阴唇,黄蓉的阴唇早已硬涨着,深深的肉缝也已淫水泛滥。他虽然一向温文尔雅,这时也按耐不住了,猛的抓住黄蓉的双腿往后一拖,“滋!”的一声,巨大的阴茎已经插入黄蓉体内……

……突然受到的侵犯使黄蓉“啊”了一声,只是因爲中了十香软筋散,全身无力,却是挣扎不脱。拖雷把黄蓉的双腿摆\成反鈎着自己腰部的姿势,双手托起她的上身,一边抽插,一边手掌痛快的揉弄黄蓉的椒乳。“啊……啊”,黄蓉发出一声哀叫,不知是因爲肉体的痛苦还是听了他刚才的言语引发了心中的痛苦。

拖雷是个极机敏的人物,他觉得以他的王子之尊,这样幹一个暂时失去武功\的女子实太过庸俗,他决定要彻底征服她的心。他一边抽插黄蓉,一边继续着他的说辞:“黄帮主,其实小王对中原的汉学,一向颇爲景慕。南朝多有英杰之辈,如秦皇、汉武、曹操、太祖,都是治世幹才;伊尹、霍光、张良、魏征,都是一时精选;就连黄姑娘这样的人才,在我们草原也是万不及一啊”,拖雷说一句,就挺一下,心中的快乐无以复加。

拖雷继续说道:“我那郭靖安答武功\虽高,头脑却不大灵便。配上黄帮主这等人物,未免佛头着粪”。黄蓉本以爲他会说“一朵鲜花插在牛屎上”,不料他却蹦出一个成语,不禁对这个番邦王子暗暗佩服。

拖雷一边加力的幹着,一边手掌用力在黄蓉的全身遊走,他只觉得,抚摩这样娇嫩滑腻的肌肤带给他无穷无尽的快感。拖雷把黄蓉摆\成向前趴着的姿势,使她圆润的屁股高高支起,他则两手抓住黄蓉的腰胯,下身阴茎直直的插入她的阴道。黄蓉被他幹得心痒痒的,又听他说得有声有色,好像忘记了自己正在被番邦男子恣意侵犯,想再听听他还有什麽厥词。

拖雷越发得意,施展平生解数,口中更有滔滔不绝,拖雷知道黄蓉家学渊博,名君贤臣的议论只怕说她不动,于是另辟奚径:“中原奸恶之辈,如过江之鯽.此辈非天性如此,大多更熟读诗书,爲孔孟高足。”

说到这裏,黄蓉脸上微微露出不信之色。拖雷十分得意,加力顶入,口中举例爲证:“哈哈,黄帮主,你可知道,那奸臣秦檜,原是新科状元。早年也曾力主抗金。二帝被擒,他自愿随驾,彼时他难道还不算一个大大的忠臣?蔡京虽奸,他的书法却是一朝之冠;王安石大名鼎鼎,其人却心胸狭窄,党同伐异,哈哈,此等人依恃个人才学,误国误民,正好把南朝花花江山,送入我蒙古之手。哈哈,哈哈”。

黄蓉见他出口对南朝掌故如数家珍,且言之凿凿,心中骇异,却不好反驳。

拖雷弯下身轻轻伏在黄蓉背上,舌尖舔着她的耳根,双手围住她的双乳揉弄,下身挺动不停,口中却继续大发议论。一翻话说得黄蓉哑口无言,虽是羞愤难当,但也觉得他说得有理有据,不能反驳,心中涌起一阵凉意。拖雷趁势几下重挺,几乎把黄蓉整个的压在大帐的地毯上。

拖雷的勇猛抽插,让黄蓉渐渐感到从未经受过的快意。何况以他王子之尊,居然与她讲论汉学,且言之成理,更是难能可贵。黄蓉渐渐不再反抗,反而觉得跟拖雷性交是人生乐事。

拖雷见终于打动了她,心中更加自豪,他将黄蓉侧转身,擡起她的一条腿架在肩膀上,看着这个武林第一美女大大暴露出她的神秘阴户,拖雷倍感兴奋。他一边加力挺入,一边继续卖弄:“南朝历代所谓的名君贤臣,虽然也能建立大功\业,却往往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黄蓉听他纵论王霸之业,口若悬河,鞭辟入裏,心中的佩服又增了几分,只是沈默不语。拖雷见他的言语居然说动了这个武林第一美女,兴致高涨,再将她翻成面朝自己,两手托起她的双腿,下身阴茎从正面进入,口中兀自不停:“三国时刘备,道是仁德之主,其实不过一梟雄尔。他先投曹操,便谋加害;又投孙权,便夺荆州,白帝托孤,尚言”可辅则辅之‘,此等行径,不过织席卖屡而已“,拖雷越说越慷慨,下身挺动也更加卖力,”刘备不过假装仁义,骗取名声,其攻伐刘璋,劝杀吕布,狠心可知,只可惜了孔明“卧龙’之才啊,南朝人物一味愚忠,简直是自断手脚。”

黄蓉听他对汉学如此精深,且语语切中机要,心中佩服已达十分。拖雷的平生所学在这武林第一美女前卖弄得逞,心中豪气勃发,竟把他研究南朝典籍的“绝学”抖露出来:“黄帮主,你们宋人把岳武穆当成民族英雄,却有所偏颇了。依小王看来,那岳武穆还是一个大大的奸臣。武穆一心北伐,百战百胜,若是被他打进了黄龙府,那时他挥军南下灭宋,还有谁是他的对手?他的《武穆遗书》我虽然不曾得见,但他当年的行军交战之事,我却从南朝的史籍中得知。依小王看来,其人实是罕见将才,当今之世,或者只有我父汗可与之争雄了”。拖雷语气之中,似乎对武穆深存敬意。

黄蓉心想:“他说岳武穆会南下灭宋,这只不过是霸者的防人思量,但他对武穆的将略有如此识见,也算是一个少见的英雄了。”

拖雷似乎终于达到他的目的,一边猛地抽插,一边大言不惭:“想我父汗手下,如博尔术、木华黎、哲别、伯顔等,都是大漠豪杰,再辅以蒙古铁骑,灭宋是迟早的事。黄帮主,那时我必推行汉化,革其弊端,使我大元帝国代代稳固”。

这时只见黄蓉脸似桃花,媚眼水汪汪,周身似火,血液翻腾,心房急跳,酥麻酸痒,不停的乳波臀浪,真有一股说不出的美感。

拖雷说的得意万分,双手抱起黄蓉的身子,下身猛力挺动,黄蓉也爲他的言语所感,加上身体各处敏感部位,遭到强烈的刺激,不禁心头搔痒,慾情勃发,粉脸通红、两眼朦朧,面部也呈现出恍惚迷离的媚态。她时而眉头紧蹙,时而檀口轻开,俏丽的脸庞尽是春意,真是说不出的淫靡荡人,浑然忘我的美妙感受,激情而快感的波涛,让黄蓉浑身颤抖,脸上自然而流露出淫荡的表情、嘴里呻吟着浪荡的叫声。

黄蓉媚荡的表情、叫声,刺激得拖雷暴发了原始野性欲火更盛、阳具暴胀,也顾不得温柔体贴,怜香惜玉,紧压着黄蓉那诱人的胴体上,一挺腰,肉棒用力突破再突破,随着抽插速度的加快,黄蓉下体的快感也跟着迅速升高,拖雷用力的把黄蓉双脚再分开一些,企图做更深的插入,肉棒再次抽插时龟头不停地碰到子宫壁上,使黄蓉觉得几乎要达到内臟,但也带着莫大的充实感,全身有如触电一般,使她只有张着嘴,全身激烈颤抖,不停发出淫荡的呻吟声。

突然黄蓉全身直的挺了起来,粉红的脸孔朝后仰起,沾满汗水的乳房不停的动着,阴道里一道道的暖流满满的覆盖\住拖雷的肉棒,二人的迎合渐渐进入水乳交融的境界,似乎达到极乐。拖雷再也忍不住一阵抖擞“噗嗤!”一股浓浓的精液直衝黄蓉的阴道深处……一时间两人就像雕像般硬着,等着这份激情的高潮慢慢消退、慢慢消退、慢慢消退。

完事之后,拖雷似乎倍感精神,命人把郭靖押上来:“郭靖,你当年救过父汗,我今天放你离开”。不料郭靖却能一步跨到拖雷面前,一手楸住他的衣领,一手已运上内力,举在他的顶门。原来郭靖喝过毒蛇宝血,加上深厚的内力运功数刻,十香软筋散的药性巳是害不了他。拖雷吓得面如土色,却听郭靖说道:“拖雷安答,我今天不杀你,只要你退兵不攻大宋”。拖雷只得答道:“我今日退兵可以,只是我父汗手下将士如云,我不来攻,他日定有其他人来,这个我却作不了主”。郭靖说道:“你蒙古一直以武力扩张,他日来攻,我必率中原豪杰誓死抵抗”。

说罢,郭黄二人飘然而去。

对于黄蓉和拖雷刚才在蒙古营中发生苟且之事,聪明的黄蓉当然隻字不提,而自此之后郭靖也没有再见过拖雷,这个秘密将永远没有第三者知晓。

【完】